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作品
这一年生死分离 文/郑晓平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7-22 09:56:02 浏览:550【次】

 

 这一年生死分离

 

 

       送儿女们的时候,郑门王氏,依旧唠叨的不停,眼泪用袖筒都抹不及。老郑下意识的瞪了一眼,她的表情越发的丰富,车窗摇起的瞬间,她哽咽出一句话,工作别太累着了车后一片扬尘,还有站着不动的她。

    孩子们都大了,日子也好多了。老郑这倔强脾气也随着年龄磨光了,他确实老了,也知道心疼她了。吵了大辈子的架,现如今他俩也会在孩子们面前,交换眼色,互相打配合了。老郑早上的营养早餐,也会给她弄一份,他知道她吃了一辈子的苦。却无怨无悔的爱着他。岁月染白了他们的头发,也沉淀了他们的爱情。

                                                                                                                                                        

    郑门王氏胃疼的厉害,是在孩子们走后的几天里,反复的发作,因为是老毛病了,老郑也没有太在意,带着去医院做常规检查,这次从医院回来,老郑预感到了不详,一辈子都有主见的他着实乱了方寸,给儿女打电话的手颤的握不住听筒。

    辗转了几家大医院,每次的结果都让老郑和孩子们绝望,看着病床上日渐衰弱的她,老郑经常在楼道哭的一塌糊涂,眼睛昏黄的像琥珀。

    每当病榻前太阳升起的时候,老郑会扶起她 给她梳头发,给她嘴里送稀饭。一辈子在人面前从没拉过手的他们,现在像对暮色中的小恋人。他们会在一起怀念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家里穷的连个板凳都没有的日子,也会说起为了给老郑家传宗接代,她为他生了一大堆的儿女,落了一身子的病.....现在看来她都无怨无悔,她在他怀里是那么的踏实和满足。 

                                                                              

    最后的日子对于即将离去的人来说,少不了对生的渴望,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老头子骨子还硬朗,特别是他们那个小孙子,让老两口都能乐开花,这一切都可以让她放心的走,可是她从容洒脱的外表下,也没有掩饰住她对生命的眷恋,对他们的不舍。

    郑门王氏走的时候,十分的安详,躺在那里 像睡着了一般,老郑偎在跟前,发现她竟如此的漂亮。漂亮的像当初十八岁嫁个他的那年。据说她走之前,两个人还说了好多的话,她不但早早给她自己缝制了寿衣,也给他缝了一整套,她给他说,外面买的不暖和,我用最好的棉花给你做的,她还给他说,我走以后你再找一个,让她替我照顾你...........

                                                                                                                                                        

    后来儿子找了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上辈子他们已经是夫妻了,上辈他走的早,留下了她,这辈子他们又互相还债来了。儿子说这些话的时候,老郑只问了一句,先生没说,下辈子还能在一起么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