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作品
黄河水车 文/傅晓鸣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7-04 09:57:19 浏览:414【次】

                  黄河水车        

                                              傅晓鸣

   黄河水道自青海发源,绕过一段四川地界,一路整编收拢了许多支流,复又从青海流入兰州,此时的黄河,已是黄河上游中的泱泱大水,河面宽阔平展,对岸人影儿也看不清,只见满盈盈一河滔滔黄水,泛起泥土腥味,急匆匆地,日夜兼程地由西向东流去,从未有过歇息的意思。兰州城里的人祖祖辈辈便吃这黄河水,连田畈里、菜园子的浇灌,也皆引来黄河水。

   我的童年,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黄河提灌已动用了电力水泵。但兰州黄河沿岸,依有三辆水车日夜轮转,这种古代农业文明的遗存,与黄河落日圆的风光映衬,成为那时兰州最为美丽的黄河风情。

   小时我最喜欢看这水车轮转,常结伴几人去水车园的河滩玩耍。水车园是我外祖父家初到兰州落居的地方,在广武门外的黄河岸衅,待我出生时外祖外祖母已搬进城住。我的外祖父是山东人,旧式军人,解放战争时期随冯玉祥旧部转战兰州,后受共产党策反,部队就地起义,此后便定居在兰州。外祖父曾是冯玉祥部队一名少校副官,日常带四五十个勤务兵,专为长官行营洒扫侍奉,部队移动时,常常最先到达,架线埋锅,洒扫居屋,部队转移时,最后撤离。外祖父忠诚敬职,曾受冯玉祥将军夸赞,冯将军便画一幅《勤牛图》赐赠,外祖父视为珍藏,时时拿出观赏把玩,却不料文化大革命时,因外祖父是“反动军人”的身份,被红卫兵抄家拿走,从此不见踪影。我去水车园,其实并不因外祖家旧居那里,虽然外祖母时常念叨,我却是只为看水车去的。

   水车园的名字是因黄河水车的诞生而得名。其中还有一段故事,道出黄河水车的历史渊源。

   距今四百多年前的明嘉靖年间,兰州城里出过一个进士,名叫段续,入仕为官,曾历任云南道御史、湖广参议及密云兵备副使等。段续人品正直无私,为官时革除积弊,秉公行权,于民多有惠政。一次乡间巡访,段续发现民间有木制龙骨筒车可提水灌溉,想起家乡兰州,黄河穿城而过,日后必有用图,遂将制造图样收存,待到卸任归来故里时,便引进所项,研制出黄河水车,用来提浇灌溉。兰州地势,河床低,两岸高,沿岸农耕守着黄河,眼看着一河滔水东逝而去,岸上的田禾却要经常受干旱之苦。水车诞生引起黄河上下游的农家震憾,一经建立,纷纷效仿,一时间,黄河沿岸,上下百里,效仿出数百辆水车,吱吱作响,日夜轮转不息,成为那个时期黄河沿岸最壮丽的景象。

   待我出生时,浇灌已多用水泵,幸存于世的三辆水车在黄河边依旧日日轮转,城里老幼妇孺,皆知道兰州城里的三辆水车,视它为古老兰州的历史印记。我童年去那里玩耍,往往结伴而行,只要说一声:“快走,看三辆水车去!”伙伴们便应声而往。

   在小人儿的眼晴里,看那相错排列的水车,有拔天撼地的高大气势,一个庞大的木轮转盘,嵌着无数个水斗,每斗再伸出一个挡板,河水冲击挡板,推动木盘转动,将一舀一舀的水,送到最高点,恰此时从岸上横架着伸过来一条木质水槽,在水车轮转即要下行时,水斗斜斜地,将舀中的河水准确地倒进水槽,一个自然的黄河提灌过程就此完成这样一个细节,接着连续往复,一舀一舀,只要黄河水不干,水车轮转亦不息,这水便源源不断地流经岸上。

   黄河水车是农耕文明时期最伟大的发明,显示了先民们伟大的造力和智慧。其实水车的创制发明,出自于三国时期发明家马钧,他首先发明的龙骨水车,可以连续提水灌溉,后来的黄河水车,便是它的相承与延伸。后来我习书法,发现《千字文》里“布射僚丸,嵇琴阮啸,恬笔伦纸,钧巧任钓”的韵句,这“钧巧”便是为马钧树传。马钧发明的龙骨水车,被中华大地许多地方广为沿用,皆用来灌溉。待到有明时,被兰州藉官员段续发现并改造引用,使黄河沿岸发生了一场水利灌溉的农业革命。

   黄河水车的巧借自然力,因地制宜,不费工,不费力,低成本,一切建造皆来自自然造化,没有现代化学的魔变,不制造环境污染,不耗费能源,既有使用价值,又具观赏价值,成为黄河沿岸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  水车灌溉是农业社会一项伟大发明。当农业文明的最佳状况被现代工业取代,就象割舍人们心中曾经的爱恋,究竟是得是失,只留作心头永远的美好记忆。

   这样的景色,使童年的我坐在岸边即使看一天也看不够,眼前水车缓缓地,一轮一轮,一舀一舀,哗拉哗拉,永不消歇,永无止境,皆是黄河水流赋其动力,使其精神永恒。在我童年的眼里,黄河道上的水车便是我童年记忆中最为迷人的情景。

当农业文明美好记忆在人们心中渐渐消失时,2005年,国家邮政局于9月22日在兰州联合举办了中国·荷兰“ 水车与风车 ”特种邮票首发仪式,共发行面值均为80分的一套2枚邮票,一枚为黄河水车,一枚为荷兰风车。水车与风车,都是人类古老智慧的结晶,两种文明在方寸之间相遇相撞,展示了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共同灿烂的文明,使之双双荣登国家名片。欣喜之余,因有童年生活,遂勾起我对兰州黄河水车的记忆,以及脑海中留存至今,挥之不去的古老黄河水车的美丽倩影。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