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作品
嘉峪关漫笔 文/傅晓鸣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8-07 14:56:10 浏览:333【次】

我是在那个余晖未尽的傍晚赶到嘉峪关的。那时,关隘内外的游客们已作鸟兽散了,嘉峪关寂静地矗立在那里。我站在她的对面,仰视着,戈壁的夕阳已将她燃烧得通体幽红,像出炉前的一件锻造品。整个一段时间,我徘徊在她的脚下,抚摸她敦实的基座,数着一层层垒砌而上的青砖,直数到眼睛发酸。乘着一息微光,再踏上登城马道,去看瓮城、看角楼、看墙垛。

在西城门楼后的檐台上,我发现一块砖,在整个一个庞大而紧凑的建筑体系里,惟此一砖凌乱置放,就像一个未入编的散兵游勇。我撩开记忆之窗,认定这砖就是书上传说的那块,是建关的匠师们精心计算用料后,留剩下的惟一一块砖。作为工程竣工的纪念,工匠们将它高置檐台,为防人爬过去,在有可能通往楼台的檐台处,将这块砖做成活砖。谁要上去,定要摔得粉身碎骨。这块砖便保留下来,屈指而数已有六百余年。我断定它是真品,是镇关的宝物。在无数青砖支撑着的雄关面前,仅一块闲砖,就足以让我们领受到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一份骄傲。

嘉峪关的确是明王朝军事建筑的一件杰作。1368年,朱元璋在江南应天府(南京)建立明朝政权,之后以风卷残云之势挺进中原,并继续向西向北推进。短短几年,中国绝大部分版图归属明朝。为防止元朝残余势力反扑,以及鞑靼、瓦剌等外族人入侵,明王朝在山西、甘肃、宁夏相继设关11处。洪武五年,这位踌躇满志的朱皇帝为帝国的基业千秋万代,也为了让他的子民们从此过上没有硝烟的太平日子,决定修一条东起山海关,西止嘉峪关的万里长城。皇帝决心已下,一道圣旨,百万民夫首先开赴甘肃的河西走廊,在祁连山与龙首山、马鬃山邻连相峙的嘉峪山麓高地上,开始了筑关和修筑万里长城的工程。

自洪武至万历年间,长城断断续续修筑了18次,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明万里长城。如此巨大的工程,木料、青砖、土方从何而来?我站在戈壁滩上,环顾茫茫四野,只有沙砾,在入夜的月光下依稀闪光,真要为古人担忧了。然而,关城毕竟建造起来,而且建得大气、坚实、雄伟,成为万里长城以西的第一道关,并且以此为基点的城墙一直延续到山海关,像一条蜿蜒摆动的长龙,龙头直伸大海。这使那些住惯毡房、善于骑马射箭的游牧民族呆呆地站在关外,仰头观看着,心中竟也升起一种美感。同时一种威慑力笼罩心头,因为关隘的那一边,是一个神圣的王国,疆域大得几十匹快马跑死也到不了尽头。只好悻悻地将野心收回,掉转马头,去寻找那草丰水美的地方放牧去了。

嘉峪关便雄踞在那里,一驻就是600年。和平时期,她是对外贸易的关口,是丝绸之路的要隘。每年两次的开关,使明朝边贸繁荣昌盛、长久安宁。战争开始,她就像一堵钢铁屏障,严阵以待,抵御外族的入侵。遇上本民族内乱、饥馑灾荒,关隘便成为防范流亡人口逃亡关外谋生的关卡。然而不知何时,她被废弃,与之连成羽翼的长城也相继坍塌而变成废墟。嘉峪关便像一个鳏寡老人,褴褛的衣衫在戈壁的寒风中抖瑟。人类终于跨向新的世纪,嘉峪关从此摆脱政治与军事的束缚,大大方方地成为一件世人喜爱的建筑艺术珍品,成为华夏文明建筑史上为之骄傲的宿影。她就像一个历史老人,每天和蔼地接待着如织的游人和来访者,毫无厌烦。

然而,她是一个历史的见证,一个王朝兴衰的见证。明朝去了,留下一个嘉峪关。嘉峪关变成一枚历史的名章,印在西部戈壁的长卷上,变为永恒。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