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作品
大美黎坪 文/傅晓鸣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9-07 14:57:45 浏览:426【次】

一方静谧的山水,隐约于天地之间,深藏在层叠无尽的大山中,远离世事尘嚣和虚浮噪闹,像一位娇艳新娘,含羞中露出诱人的妩媚与神韵,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来访,这便是黎坪,一个国家级森林公园的优美胜地;一个山水绝佳、神奇瑰丽的大美黎坪!

在悠悠岁月里,黎坪虽如朱门绣户里的深闺藏秀,芳名却在人们口碑中渐渐传出,使之人气渐长、声名远播。然而,要想去看个究竟,还有待于亲身游历、亲手去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于是,对黎坪的访问便在这声闻已久的期待中展开。

我的黎坪行程,是受邀请方的盛情,前往幽胜之地一览风采的。文化人与山水情节,历史上无不以乐山好水、寄情山水为乐事。今番去黎坪,亦然是西安城里的文人名士结集相伴,虽然年齡参差,然而少长咸集,游山玩水的情趣是一致的。像费秉勋、商子雍、子页等文老,年届古稀,却容颜焕发,依然有文人的豪迈与爽朗,又及鼎鼎大名的叶广岑、莫伸先生及子雍、文杰仁兄等等,如此一行人相约在黎坪,以目之所观、心之所悟,要在这山水之中发出惊叹与响动。

去黎坪,如果从汉中出发,60多公里车程不算长,却需要翻过三架山、绕过无数道弯的。所谓山高路远,是因为山道崎岖难行,没有高速公路做比较,哪知行路欢畅。在山道上迂回,就像体验过山车,时而荡进谷地,时而飞越山梁;弯道太多太急,就如航海的帆船,顶风逆浪、晃荡颠浮。车厢就有眩晕想呕吐的,看来司机早就预料,座位前备置的塑料袋,正为解决这个尴尬。

人世间美好的东西不可轻易获取,也不可轻易得到,这是定律。造访名山大川,总要经历路途颠簸、辛苦劳顿。沉溺于都市生活的人们,其实并没有意识到,用钢筋水泥筑就的城市丛林,内质是冰冷而毫无生命的,然而人类群居需要,才使这个空间显得活跃,但仅存人气而已!而人心深层的情节,对山水情感却无法割舍,这是自然之子内存基因的作用,每个人都不愿放弃的行径。于是抽身繁冗,到山水最美的地方去,不顾一切路途辛劳!

终于,黎坪到了!一车人活跃起来。

黎坪的外景,芳草如茵,林木蓊郁、草木繁盛。清风扑面而来,送来鲜花嫩草的芳香气息,将身体的不适早吹得烟消云散。在两侧山峰簇拥下,在远处河流哗哗的欢迎声中,走进景区。随着步履深入,黎坪印象渐渐深刻。赏心悦目的游程,从那一刻起,便在大脑中开始刻录。

汉中境地,钟灵毓秀、沃野千里,跌宕起伏的山川地貌,分布在山水翠绿间,使山光水色随处可见,不足为奇。但让游客流连忘返、称赞不已的绝佳美境在哪里?寻找美景,犹如众里选美,能发现一处绝美胜地,让人回味并能不断留恋张望真乃幸事。黎坪之境,诗一样的景遇及神奇连连的故事,大可担当如此。如今我们却要走进她的怀抱!

在历史的长河中,黎坪作为一个小小的行政区域,划分在大山深处,早已被世人遗忘。

人类的早期,并不具备今人的觉悟,未认识到旅游作为朝阳产业,能提振经济发展、带来地区繁荣这样一个重要概念,对此尚处在懵懂期,黎坪那时的角色无疑是偏远与落后的。这种世俗眼光,无非嫌其在大山深处,与现代社会未接轨。人类的共识,已习惯于站在现代文明的立场,以其所拥有的工业文明消费程度来衡量一个地区的发达与落后。在农业社会渐渐转入工业革命乃至高科技时代时,人们只注重科学家们的发明与创造,以破坏大自然为代价,极尽物欲享乐,全然忘记人与自然的关系,忽略了自然之子与大自然难以割断的亲缘。

导游介绍,黎坪是国家森林公园,是以山景、水景、林景、石景集于一体的山水胜地,景区占地377平方公里,是全国为数不多的超大型旅游风景区。导游的介绍使我吃惊并自豪,陕西有如此旅游胜地,真是上苍赐福、陕人的骄傲!黎坪是物质文明到一定阶段的新发现。然而,对于世代生活居住在黎坪的人们,并不知其旅游价值所在,身在庐山,只为生活安宁,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生活方式。当有一天发现远方的人们频频来访,才知道自身的惊艳和与众不同是那样的不同凡响。

黎坪景区能号称天下,绝不是以通常标准来衡量的,景区的宏阔并不代表景色与景观的千篇一律,黎坪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唯一性。秦巴山脉的山光水色和独异风貌自不必说,只说景点分布,就有诸多与众不同:汩汩西去的倒流河、龙鳞龙爪龙身龙头集合一起的中华龙山、全国为数不多珍稀古木巴山松、风光异然的高山草甸、天书崖、鹿跳峡、海底石城,又如羌汉杂居几千年形成的民俗文化和饮食文化……,

这方山水宝地,在历史上究竟是什么样子?有无人居住,人文历史、民居情形及劳动生产概况如何?这一切是访问者首先要关心的事情。

在黎坪的访问过程中,答案便很快有了。

黎坪是羌汉杂居之地,历史上属宁羌州县辖地,固定居住人口最多时超达上万人。说黎坪古老而久远,毫不夸张。有史料记载,这里的羌汉杂居历史已达两千多年!但如今要将两个民族细分开来,已成为十分不易的事情。漫长的历史长河,悠悠岁月里,羌汉民族世代生存在偏远山区,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生存的需要,生活的需要,生命的需要,情感的需要,民族融合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那遥远的时代,其先祖们的觉悟,绝不可能立定这样的规距,为保持种族的血统纯粹而互不通婚,互不走动。人生来世,首要目的是为生存,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道山水间,天人且能合一,何况种族不能融合? 

民族的融合是悄然无痕的,甚至是无意识的。岁月磨掉了各自的种族身分,磨掉了民族之间的间隙与隔阂,长期的通婚走动,使民族的血缘相近相似,到达难以分辨的程度,究竟是汉文化同化了羌族,还是羌文化同化了汉族?谁也难以说清。时至今日,一些少数民族部落的存在成为现代旅游招牌,裹挟到商业的竞争中,作为一道人文风景而吸引人的眼球时,羌族作为稀有的少数民族,亦然成为众所关注的焦点。设想在景区里如果仍然生活着一群血统纯正的羌族人,或者有一个原始的羌族部落,那将多么富有吸引力!景区的开发者们极力盼望能发掘出几户羌族人,来提升旅游的品质,但这一切都显得徒劳。从打柴的老阿爸身上,从浆洗而归的农妇身影中,众人在极力寻找羌族人的影子,然而回答是失望的。历史如一坛陈酿已久的老酒,早已抹去酿造时最初的记忆,留下的只是一坛老酒,一坛醉人的老酒,只能用来证明它的古老!在旅游文化异常发达的今天,倒是秦巴山脉的大山文化成为人们追寻过去的依据。

 三

在黎坪,终于有一个历史人物引起我的浓厚兴趣,使我沉浸到并非久远的历史故事当中,在尘封的岁月里,极力寻找和发现故事主角一些相关的蛛丝马迹。

他叫安汉,是民国时期人物,国民党内部为数不多的、留过洋、接受过西方先进理念、专攻农业、以农业报国为信念的农业专家,在中国的近代史上,安汉被誉为“西北开发先驱”和“西北开发第一人”。

第一次听到安汉的名字,还以为是地名。安康汉中,陕南两个主要行政大区,平时总是挂在嘴上,倒使熟悉的字眼易产生出联想的偏颇。当走进黎坪景区,走进安汉故居的那一刻,才知道安汉是人名,是当地一位名响四方的历史名人、是汉中地区人民至今怀念的一位爱国先驱、也是这所庭院曾经的主人。由于历史上的一段精彩曾在这里上演,同时一段悲剧又在这里发生,一桩历史公案让人至今难以释怀,使安汉的名字变得响亮,使安汉故居变得厚重,也使安汉故居保留至今,成为黎坪景区一处重要的人文景观。

这是一个尘封的故事,往事如烟云,却并未完全散尽,毕竟是发生在上一个世纪的事情,离我们并不久远。

在黎坪,安汉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爱国人士,是上一世纪风云社会的一位仁人志士,他一生致力于农业开发、耕播开垦,做过许多善事,怀着农业报国的思想,为西北地区的农林业开发做出过杰出贡献,但他的一生似乎短暂,46岁死于非命,而他的死是被人栽赃陷害,含冤而死!

安汉的名字不仅在黎坪地区家喻户晓,在汉中也是老少皆知。如果寻问一些如今仍健在的黎坪老人们,都说他们小时候见过安汉,在他们依稀记忆里,安汉骑一匹高头大马,一身洁白西服,戴一付眼镜,风流倜傥、气宇不凡,在侍从的陪同下,往来于黎坪的草甸之中。偶然,他们也看到,在巴山松森林前的空地上,在安汉故居门前,安汉跨骑跃马,策马扬鞭……

据历史记载,安汉于1897年出生在汉中南镇梁山,一个山清

水秀、钟灵毓秀的宜人之地。安汉的父亲叫安怀善,是当时南郑县大户人家,因富裕而名重四方。家境殷实的安汉从小进入私塾,受过扎实的儒学教育,后就读汉中联立中学1918年毕业于陕西省农业学校,为进一步深造,同年赴法国留学,专修农业。

安汉去法国留学的时候,正值中国社会急骤动荡的岁月,许多年轻人为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纷纷出国留学,怀着振兴中华,挽救危亡,追求新思潮,向西方世界学习的目的,远赴法国勤工俭学。安汉在巴黎结识了陈毅、邓小平、李富春等人,与中共早期的领导人过从甚密。然而各自信仰的不同以及学业的区别,使安汉最终没有加入共产党的组织,他的人生自有信条,他在寻求着拯救民族的另外一条途径。

受过儒学思想教育,心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大志的热血青年安汉,此时他信奉“实业救国”的理念,他认为,中国是一个传统农业大国,只有发展农业,富国强民,才能拯救中国。1927年,安汉在法国以优异的成绩硕士学位,怀着农业报国的理想,毅然回国,投身到建设国家的行列。他先后任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部参议、陕西省政府建设厅第三科科长、陕西省立职业学校校长等多种

从史料上看,安汉还是爱国名士于右任先生的学生,早年投拜于先生门下,受于先生人品及爱国思想影响颇深。他为人耿直、胸怀坦荡,为人处世,唯公事而论,丝毫不徇私情,一生致力农业开发及农业教育之普及,殚精竭虑煞费苦心。他的人格高尚,不卷入乱世纷纷争,一心只为农业,公务之余,除读书研究学问外,不与权贵往来,既便有公务所需不可避免的人事交道,亦是直来直往,绝不向人屈膝折腰。为了开发大西北,安汉足迹遍布西北大地,考查农业与水利,兴办教育,著有《西北垦殖论》《西北农业考察》《黎坪垦区调查报告》等,对农业建设起到过很好的指导作用。

1940年初,安汉被国民党中央农林部任命,出任国民党黎坪垦区管理局局长,这是南京政府为战时需要专门成立的农业垦殖区之一。在此任上,安汉竭力为国家及家乡人民做事情,将农业报国理想在自己的家乡得以实现。初入黎坪,面对贫瘠、落后、道路不通、匪患连连、民不聊生局面,安汉与同僚经三年艰苦卓绝的垦殖运动,经过无数次生命的考验,横行一时的土匪被剿灭或收编;随处可见的罂粟尽数铲除开出一条连接四川和汉中的主干垦区先后吸纳安徽、四川、河南等省抗难民3万余人;开垦荒6万余亩为垦民建房7000余间建成收养战争孤儿教养院一所小学四所山地饲养猪、牛、马、羊,种植蔬菜开办酒厂、木板厂;在垦区建起礼堂、宿舍、办公室、图书室、医务所、公安部、邮政所等,并鼓励垦民办林场。一系列的施政方针和具体实施,使黎坪地区的经济初现繁荣,一时间经贸往来,不断。短短三年,黎坪进入到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繁盛时期生产的发展、经济的活跃、科学有序的管理,以及接纳各地难民等善举使黎坪声名鹊起,成为各报刊追捧的亮点,受到民众的广赞扬,并引起各地纷纷效仿,安汉也成为西部垦殖区开发的一位明星……

实业救国理想,在安汉的职权范围里,在垦殖区的具体实践中发挥到极致。在垦殖区的3年,正是他人生最辉煌的时期。然而身逢乱世,只图以实业兴国为理想的爱国之士安汉并不知道,这3年也是他生命的最后3年,因为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正在向他悄然袭来。

由于安汉生性耿直嫉恶如仇,同情善良,力求正义,在官场上仗义言,甚至揭发过一些地方官枉法、欺压百姓、草菅人命的不法罪行,得罪汉中地方权贵,侵犯了官场阶层的己得利益,遂暗算一伙贪官污吏此时互相勾结罗织罪名栽赃陷害,私种鸦片的莫须有名,安汉被捕入狱,问罪于大牢。

安汉被捕入狱的消息传出,使汉中地界一片哗然,消息传到南京,国民党许多人士于右任先生极力营救,但国民党内部勾心斗角,腐败严重,连自身都难保,终将使声张正义的呼声被搁浅。

1943年11月24日,是汉中极为悲哀的一天,这天深夜,一代俊杰,著名的爱国人士安汉,被汉中警备司令祝绍周、南郑县长孙宗复等刽子手秘密于汉中西门外,终年46岁。

据说安汉被抓走的当天,沿途群众痛哭失声,囚车经过安汉亲自创办的一小学,二百余师生哭送囚车十余里。安汉死,朝野震动,质问之声不绝于耳。据当地人回忆,这一年,黎坪一带路边的巴山松尽数枯萎,连天公也为其默哀。于右任先生闻说安汉之死,痛心疾首,遂写下一联:天地有正气,园林无俗情。对这位杰出的弟子表示无限哀悼。

安汉故居,是一所带有中西式风格的建筑,是安汉当年的居住地,也是黎坪垦殖管理局的首脑机关。一进院有二层楼一排,十几间房屋,后院左边是大礼堂,可容纳二到三百人开会,右手一排简易平房,是安汉先生居住的地方。庭院空旷幽静,已失去往日的生气,变得沉寂甚至荒凉。中国代史上一位风云人物、著名爱国人士、早期的农业专家安汉,在这里曾经度过了他人最后三年时光

当年安汉致力于农业建设的黎坪垦殖区,如今已被列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安汉故居作为景区内一道人文景观,每天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参观,们会天天悼念这个不同寻找常的名字。可以说,安汉是汉中人民的骄傲,是乱世中的英豪,汉中人民不会忘记他,中国农业史不会忘记他,它的英名已经融化在黎坪的青山绿水,被人们世代传颂而迫害安汉致死的罪恶之人们,虽然一时间逍遥法外,最终却被道义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遭受人们世代唾骂,就像跪在岳飞雕塑像前的秦桧。

 四

说黎坪是藏龙卧虎之地,并非夸张形容,是真实存在、目及可观的自然现象。通常的意义,藏龙卧虎喻指当地的英雄俊杰、志士仁人,如安汉这样的人物,有颂扬誉美之意,。然而在黎坪,藏龙卧虎不仅以人文描述,而真实的龙藏在地底,藏在黎坪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已有亿万年!终于,在一个特殊的日子,这条巨龙破土而出,惊世骇俗。它的横空出世,让国人震惊,让世界惊叹,成为中国地质史上最神奇的发现!

这真是一道奇观异景!其鬼斧神工、带有雕刻性的、充满意象的、透出玄机的奇异现象,在地球上目前找不出第二。

黎坪的龙,深藏在红褐色彩岩石群中、藏在森林植被下的泥土里,庞大的躯体亿万年隐伏不动,只因时机未到吗?周易六十四卦之首卦、乾卦第一爻说“潜龙勿用”。潜乃藏也,便是将阳气潜藏于渊,将龙德隐形于内,因为时机未到,需要隐忍待机,待到时机成熟时,利见天下,乃至“飞龙在天”。但这种隐忍时间也太长,足足等了亿万年!说其是天造地设的艺术奇观也好,说其是大自然的神物也好,说其是地质山岩特质也好,反正它的横空出世令人惊奇而震撼。这样的现象使地质学家们无比兴奋,在他们的有生之年,能碰到这样的奇迹,真是搞地质工作的幸运。

黎坪中华龙山的现身,经科学家们多方考察,一致认为,这是地质界出现的一个奇迹,它形成于4——5亿年前的奥陶纪,据有很高的科学考察价值。而他的出世,竟是在一个特殊的日子里。

2008512日,汶川大地震惊响绝世的日子,正是黎坪境内藏龙横空出世之日,大地摇一摇疲惫的身子,同时也帮深藏地底亿万年的卧龙拂去身上的泥土,浮出地面,这一惊现让世界震惊,让考古专家惊喜不已,他们发现,整个山体岩石呈红褐色,岩面分布均匀的图案酷似龙鳞遍身,恰似一条巨龙盘卧在那里,亿万年前的海洋生物化石随处可见

第一个发现龙景象的是居住在黎坪景区回鹿坝村的村民,叫毕科荣,是这个村的村支书。5.12后,在一次不经意的出行途中,他突然发现,面前一座布满龙鳞的山岩突立在那里,以前经常从此地行走,从来没见过这种景象,尽管他对龙文化的含意并不理解,但常去庙里,看见过民间绘画图中龙王周身布满鳞片,而这个图案造型与山石上的图案一模一样!他以农民的直觉,断定这或是一个上苍的意图,一定是不同反响的发现,将来可成为景区最招人的风景。于是他召集全村的劳力,将浮在山岩上的浮土进行清理,并将这一现象逐级上报,引起社会和媒体的关注……

如果说 20世纪人类在陕西境内伟大发现是兵马俑,那么21世纪在陕西境内的又一个伟大发现当属黎坪中华龙山

中华民族是崇尚龙的国度,几千年的龙文化传承,作为博大精深的文化体系,影响着华人后裔,成为国家图腾的精神象征。龙的造型属于高级意象,世间本无此物,而是中华先祖们汲取了各类动物所长,优化组装的一件集合体。尽管这种造型在历史的不同时期不断添加一些新的元素,但也只是微观改造,龙的总体形貌却几千年贯穿如一,如龙鳞、龙爪、龙身、龙头,造型逼真,栩栩如生,其形象样貌已深入人心。黎坪中华龙山存在于四五亿年前的奥陶纪,那时人类还不是这个地球的主宰,或许还没有人类,大自然已巧夺天工,极早地为我们绘制了这样一个后来与人类文明精神图腾完全相似的图案,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惊叹与赞美。尚且在一个特殊时日,以石破天惊般的气势惊现人间,中华龙山究竟有何神妙?它的横空出世意味着什么?黎坪顿时披上神秘的色彩。

 五

西流河是黎坪最富生命力的一条神秘之河,汩汩而动,流淌不息,却错误地流向西流去,故名西流河。西流之意,正统观念里乃属逆流、倒流。在自然界的中国疆域,大江东去,黄河东流,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西流河却逆行其道,反向而行,这是大自然在黎坪玩出的一款幽默吗?

纵使西流也罢,竟然还有一段水域,是往上流去,眼看着低处的水向高处流去,真乃奇中之奇、怪中有怪,给黎坪更添一种神秘。

最先发现低水高流的是莫伸先生,他捧着相机四处撷景,突然一声惊呼,惹得众人聚拢而来,顺他的目光指引,发现奇迹就在眼前,分明一河颤悠悠的水,却向地势较高的地方流去,而且流得轻松、舒畅,没有半点迟疑。

众人凝视、惊叹无语。观望涌动而上的河流,各自在心中寻找着各自的解释和答案。西流河,你西流便也是了,缘何还要向上流去,逆之又逆,反之又反,颠覆了传统,颠覆了法定道统,这就是西流河的玩世不恭吗?

这种逆势而流,由下至上的情景,拍摄在图片里,不一定能看出究竟,但在现场凭视觉却看的真真切切。景区的管理者说,这种现象,已被细心的旅客屡屡发现,旺季水大时,水往高流的奇观更为显见。诚然,西流河的向高处流,并不就此真实,只是一个视觉差异。水的处下本性,没有外力,在自然引力之下,在高低错落的关系中,只能向下流淌,这使无数浩荡之水,毅然东去的物理特征。这种视觉奇观,使人想起几年前有人在陕西境内发现怪坡现象一样,揪起人们的兴致与好奇,使天道法则在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放松与玩笑。

然而,西流河却真实的存在着向西流去的事实。或许是大自然的一个小小疏忽,是规律性的一次颠覆。但是,这条神秘之河,水的品质却有与其它水域无可比拟的优越。常年饮用过它的人,认识它、了解它,将西流河的水誉为天下第一好水,似乎并不夸张。

关于水的好坏优劣,用通常的眼光去发现它,简直不可能。你便是站在河边,看花了眼,也看不出究竟。水的世界也存真善美和假恶丑,在尚无科学仪器时测量时,只能靠长期饮用、用生命的实际体验来鉴定它的优劣与好坏。居住在黎坪的羌两族,经过祖祖辈辈几千年验证,经过对健康与长寿的评判,他们得出一个结论:西流河的水是一道好水、一道健康活水、一道长寿水。据当地人讲,西流河水质纯净,含弱碱性,富含多种矿物质,对健康长寿极有益处。尤其黎坪居民受大山饮食文化影响,喜吃熏肉腊肉,喜欢肥腻,然而喝了西流河的水,既解腻、又消食,使城里人易患的三高症状,只用西流河的水便能防治。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的本质来自于泥土,人的细胞组织要靠水来养活,因而水的品质优劣决定人体的品质优劣。据说,黎坪的姑娘美丽,小伙子长得精神,老人健康少疾,寿星比比皆是,不能不和西流河的水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西流河究竟要流向何处,但相信它最终要加入到东去的行列,就像神话故事里的七仙女下凡,来到人间,只是演绎一段精彩。西流河就是这样,逆流而来,顺流而归,归到天道法则之中,归到天下浩浩荡荡的水域体系,与天地长存。

 六

进入黎坪景区,山势峥嵘,峰接霄汉,从灵峰仙岳的悬崖峭壁下穿行至幽山峡谷,但见松坡冷淡,古径清幽,猛抬头,山岩峭壁下豁然亮出一洞,隐隐约约地闪现在林木花草之中,稍不注意,就会一带而过而留下遗憾,这却是黎坪又一绝妙去处——珍珠洞。

珍珠洞是一个天然溶洞,天造地设,岁月雕琢,已有千万年,如今依然隐密在这里。

好一个幽秘洞府!洞口不大,深遂无限。如果没有入进的体验,还以为是个普通的山洞,不过尔尔,因为从洞口实在看不出名堂。探幽进去,才知道里面隐藏一个斑斓世界。据景区人讲,此溶洞长几十公里,迂回弯曲,上下错落,忽窄忽宽,侧洞颇多,走一整天也走不出去,或许还要迷路。

人是极喜探密及探险的,又被恐吓威胁着,惊险刺激能激活人们寻常已麻木的神经。山洞是人类最原始的老家,人类的祖先早期居住山洞,后来移居乡间、移居城市、搬进高楼了,便将洞俯让给神仙们去住,这是民间文学神话故事里的盛邀与慷慨,让神仙们去住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所谓神仙洞俯,洞天福地。神仙真是无惑于人类现代文明享有,躲在洞府不知冷暖潮湿吗?如今在这天光日影里发现这样一个原始洞穴,便生出探幽的本性,壮着人多势众,钻进冥天幽府探望,想看个究竟。

不知这个溶洞何时被人发现,但能肯定这里居住过人,或是逃犯?或是流浪汉?或是有大哀痛的人想逃离世事?从一两处燃过的灰烬和能睡觉的平展地就可以断定这里有人来过,但历史的远近长短却无法论定。空旷深遂的洞窟,一切阴森寂寥而恐怖,偶然听到滴水声,却被洞窟放大,似乎如滴入人心。

这是一个尚未向游人开放的原始洞府,内里黑暗阴森,只有几个临时架设的昏暗灯泡,我们的进入,扶老携幼,摸索行进,在幽密世界,体验远古祖先们的滋味,冥想神仙飘然生活。

然而只是一片黑暗与模糊,迫使遥想及幻觉回到洞窟的现实之中。原始的洞窟未经开发与修缮,一切还处在苍然与混沌之中,不像如今已经开放的许多溶洞那样,灯光的作用,使其色彩斑斓、极尽绚丽。如今的人们在满足了物欲享受后,转向原始,重视发掘原生态,原始的东西确有真意,但真正的原始生活又使人感到那样的不适应,人类是在演绎叶公好龙的故事吗?洞窟不修缮,行路也困难,却看到钟乳石的造型具有千般姿态、万种风貌,有人形,有佛佗身影,有菩萨形像,有山水景象,有天河铺顶,有龙头龙身,影影绰绰,闪现不定。

钟乳石经千年水蚀演变,千资百态,大自然便像一个工匠,悠然而缓慢地制作他的作品,使之件件皆为精品。奇特的造型,有意象的,具像的,也有因人视觉不同,理解不同,视点不同的各有发现。洞窟阴森酷冷,潮气涌来,恐惧感陡生;狭窄处如长廊贯通,开阔处极似庭院,迂回曲折,上穿下行,且有洞中山水湖泊,清溪瀑流,天下的溶洞皆在显示着自我不同的风格和天然个性,溶洞是大自然的神笔,绘制出人间绝无的杰作,让我们惊叹连连。

龙文化学者庞进,一生致力于龙文化研究,在他眼里,满眼皆龙,便是掰个馒头,也能看出龙意来。走进黎坪,走进中华龙山,使其大为兴奋,与龙对话,有了近距离的接触,遂生出感慨万千。如今在溶洞里,他又发现了多处意象生化般的龙身龙体,有人建议,干脆将珍珠洞改叫中华龙洞罢,与中华龙山相呼应,会为黎坪的游历增添一份新的兴奋和新的神秘。

关于溶洞的形成,可以这样比喻,如果将水喻作一位勤劳而伟大的工匠,那么雕凿艺术的工具便是碳酸氢钙碳酸钙二氧化碳这些意想不到的化学元素,正是水与化学元素的反复作用,穿凿偊行,蚀融剥落,乃至滴水穿石,千年的工期,万年的创意,才有其无以伦比的艺术造型

艺术贵在自然,自然便是真正的艺术。大自然是最伟大的艺术家,创造了万物,并创造了万物之美,让我们永远顶礼膜拜。我们是自然之子,是自然之子中的从艺人,艺术的本质岂能脱离了自然。从艺初始受自然启蒙,使我们一生都不能离开大自然的怀抱,艺术若不去从大自然中寻找灵感、补充汲养、反观内心,你便去另外的空间吧。

一日的游历,已大获丰收,导游却说,景区全部游玩还须四五天时间,许多景点尚在开发之中,路途不安全,还不易游人进入。于是我想起它的大来,就此作罢也好,留下念头,便于下次再来呢。黎坪真是一坛陈酿已久的老酒,须坐下来慢慢品尝。在我眼里,仅管没有黄山之奇、华山之险,却景和自然、细致精美,极适合在此歇养、疗心,放缓生命的步伐。在神秘幽境,在大美胜地,在天地间的一个僻静处,能得到一个不错的疗养和补充。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