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省内交流
自由心性任天成 文/傅晓鸣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7-22 10:04:16 浏览:265【次】

解读惠京鹏及其绘画

文/傅晓鸣

今春癸巳,恰惠京鹏先生的花甲之年。按照中国的历法,岁月以干支排列演进,乃至六十为一个轮回。人生六秩,白发皤然,若于过去的年代,已是垂垂老相,膝下儿孙一串,自此卸辕解驾,颐养天年,连寿木也是准备好了的。

如今高科技社会,人们普遍设法年轻着,衣饰巧色、保健整容、连头发也可漂染过岁月徒增然而心情不老,依然活在各自的生活圈里。

惠京鹏的花甲,神貌容光,精神焕发,依然不像这个年龄,连思想亦有年轻人般活跃。他人长得壮硕,面阔腰圆,好着迷彩、头顶剃光着,走在大街上,迎风拂袖鼓腹而来,就有弥勒一样的风采。他要盘点过去,重新未来,遂拿出多年积累的个人艺术创作,有绘画、摄影、篆刻、书法、诗词、散文小说等等,如迎来晒佛节,统统拿出来晾晒,说是阶段性的总结,以艺术上更趋长进。

这使我大吃一惊。吃惊的原因是他的才华深藏不露。我是熟悉惠京鹏的,致使隔几天就要电话问候,却自笑我日日见君不识君,这些年,曾看到、听到的故事已成点滴,有这样多的好玩意儿藏在家中,如深闺佳丽,不为人知,所谓真人不露相矣。在这个充分张扬个性的时代,凡有想法、想有作为或者干出过一点事情的人,会使出浑身手段抄作自己,唯恐吸引不来众人的眼球。我赞叹仁兄有坐怀不乱的定力。如今社会乱象纷呈、实用主义与功利主义及拜金主义充拆一切,他却隐于拥挤闹的都市,犹如独坐山林的长老,不显山,不露水,默默地耕读。每次与他见面,也总是温和地微笑着,只像个老大哥。

然而,他是卓有才情的,他的才华使他具备了道器二识的品格,虽然散淡逍遥,却有一派入世情怀,他始终用一个文化人的正直良心,观察与审视这个社会,他的思想是犀利的,对事物有极其敏锐的洞察能力,他的精神情操与修为,总有常人所不及的地方,他的愤世嫉俗的生活态度,在人生境界里树立着高尚的目标。在现今社会,他或属愤老,却不尚空谈,援笔做枪,以文化批判为思想武器,画出了大量令人思索、令人玩味,叫人解忿、痛快淋漓,而且思想性与艺术性俱佳的作品。

他没有捧起体制内的饭碗,只是以游艺者的身份,阅读游走于社会之间,在他的艺术天地里,实着一个文化人的精神梦想。作为新中国培养出的五零后,惠京鹏年幼兴趣广泛,几十年的文化积累,有着综合而多方面的修养,除了书、画、影、印,早年曾习西洋雕塑和油画,甚至摆弄乐器、学习中医。在他的生命硬盘中,总有丰富的内存及用不完的流量,将生命的消费过程充实的满满当当。当积累一些个人财富后,他却要去治沙了。他怀揣文化人的济世梦想,选择了榆林定边,在荒漠野岭茫茫戈壁中,承包三千亩沙地,在那里种草植树。他的行为曾经召感了陕西文化界,众多的艺术界名流下乡声援,为文化人参与环境治理开了先河。几年下来,却屡遭愚弄,一个文化人的绿色梦想几近破灭,正直的良心被戳满窟窿,然而,这些磨难成为他生命历程中具有非凡意义的人世历。

他是一名资深摄影家,多少年手艺未丢,经常掂着箱包脚架闯荡江湖,游走在一个宽阔的天地可以用三只眼睛去认识和发现这个世界。他常客非洲、美洲,热爱野生动物,喜欢博物馆、美术馆,去过许多人迹罕至的地方,用独特的文化视角丈量和捕捉山河岁月的苍桑与辽阔。当听说北极熊日趋灭绝,他携夫人做助手,带上长枪短炮,数度闯近北极,在冰天雪地里寻找熊但我以为,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画家,他的人生精彩显现,更多地体现在他的绘画里。那天他约我去他处,说多年积累了若干画作,逐一打开箱笼,翻与我看我是由惊奇、惊叹、惊愕,转向敬佩、敬慕、敬服的,他的思想情操、艺术情趣、人生喜怒哀乐的心迹表述,全躺在这箱笼之中。一个画家,若没有思想、没有艺术精神,便是有一些才情,也易沦为画匠。唐.符载说:“物在灵府,不在耳目,得于心,应于手。”人生寄情于山水事物,有了感悟,思索,才使画面有、画中有了情趣。渐渐地我却要身体疲劳了——洋洋画作,数以千计,铺陈满地,叫人一时怎能欣赏得完? 大热天,他索性光着膀子,全然忘我地一张张向我解说,沉浸在往昔创作过程的回味中,如同面对自己生养的孩子,用生命的激情诠释画面的内涵,而我的脑子此时正在不断放大着一个惠京鹏。

  在惠京鹏的人生经历中,他做过媒体、策划过诸多艺事、搞过“景教”研究和文化专题片的编导拍摄,在轰轰烈烈的生命历程中,始终做着与文化良心有关的事情。多年来,无论做什么工作,总以绘事为要,如同在田野放飞风筝,所牵动的这根主线一直未断。可以说,绘画是他生命的主体,他对绘画的追求,已然超过了他所做的一切,而其它的一切,都成了他对绘画艺术追求的素材参照积累与补充。他是一位真正意义的、用自由心境与自由思想来搞绘画的,是现实主义思索中带有浪漫主义情怀的一位现代文人画家。

 王充于《论衡》中说:“浅水者见虾,其颇深者察鱼鳖,其尤深者见蛟龙,足行迹殊,故所见之物异也。”看惠京鹏绘画,其中广泛于宏微二观游;画风随意而浪漫,无拘无束,笔墨情趣一派天然,从中能看出他自由心境中丰富而充满感情的内心世界,也可看到他喜好读书,善于观察思维,追求真理的个人品行。他以书法笔意入画,用大写意的手法,表现着精神层面的文化思索,同时追求着放达心意的精神逸笔。他喜欢诗词歌赋,喜欢人文历史、宗教哲学,喜欢思考天地转换及人世沧桑变革的哲理玄机,他的绘画十分在意传古人诗、书、画、印合璧的遗产,又全然自家面目、自我风格、自然成趣,典型的现代文人画风,连印文题款也是自拟自撰,自独创,带着他的思想。

 关于中国的文人画,历来是士大夫及文人墨客用来抒写胸臆、寄托情趣的载体,以诗、书、画、印、笔墨趣味表达心境的文化追求;在精神层面上,文人画或多或少地反映出作者愤世嫉俗的处世牢骚和志气清高,其绘画风格特征,大多追求逸笔草草,不求形似,天真淡远,不事造作的自然天趣。但是,在欣赏惠鹏的画时,赏心悦目中会发现他又有不同;他的作品让观赏者往往产生心灵上的思考,产生一种欲说无语、欲罢不能的复杂心理。翰墨微妙,匠心独具。他的许多画充满哲学思辨、充满人性的究问,有许多题材直面社会,指向人心。既有绘画的严谨,又有漫画的笔意,看似简单的画面却揭示出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他不是传统文人画作者所执那种闲情隐逸、万事不闻不问事不关己出世态度,只勾勒些闲情花鸟、逸笔草木,以示自我疏淡情怀、遁世逍遥者。他心随社会主流的前行而思考,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有责任感的、有思考习惯的、有正义良知的文化人,在人世间一片烟火气息中,在俗市噪闹的世界里,他在用艺术的至高境界及心灵的真诚去追逐理想、寻求真理。一个传统的消极出世哲学,一个当今的积极入世哲学思想,其转承意义重大,关乎精神,理当成为当代文人画是否健康发展的判读。

 读惠京鹏的画,一款一型,既无画面重复,亦少内容重复,作为一个画家,这是十分难得的。艺术贵于创新,创新依赖自由意志,自由意志是上天赐给所有生命的礼物。艺术生命依赖于创新而不断延绵。创新是一种高级的脑力劳动,它需要思维机器不停运转,始终以勤奋思索的状态,关注民生,坚守正义,紧跟社会,紧跟时代,不断地充电,不断地补给养份。在他认为,未知是艺术的新天地,是绘画哲学性的追求,是绘画文学的探索,相似是文艺创作的死敌。不停地思考、发现、创作、叙述,人类文化才能健康发展。在人类工业化革命到来,大量的工业产品复制成为财富快速积累手段的社会经济形态下,文艺领跑、影响时代,释天地正气,传道德良知,艺术品的时出时新、不断创新显得尤为重要

惠京鹏绘画的题材宽泛,意趣深远,小小尺幅却藏匿着大思考与大精神。他的绘画,大多是平日读书得来的思考,或是现实生活中引发出的观点,甚至梦中显现的情节,皆被拿来作画。他没有像传统的院体画家那样,秉承山水及花鸟画法的一招一式,做一些个人的技术改良。惠京鹏认为,绘画表现心灵,无须有疆界,只要是有趣的、寄情的、表达善意的、抒发心志的正能量,世情物象皆可入画。由此来看,他在创作中,各种题材,各种技法,中、西不拒,兼收并蓄,笔法、墨法、甚至绘画品种所使用的各种工具、材料,皆可拿来尝试,以及绘画的各种流派的理论思想、不同艺术表现形式,包括漫画的表现手法,他都愿意借鉴。有这样大度的融合胸怀,艺术的大门便经常为他敞开着,使他的创作心境始终保持着自由畅达与天真烂漫。

惠京鹏对艺术的多元表现追求,可用他的一幅写蝉画来表达,主题是“蝉变”,题款曰:“年年脱金壳,岁岁得新生。”这便是他对艺术生命成长的理想与自要求,他不愿重复自己,对以往的作品进行大量的复制和拷贝,也不愿抄袭别人或者拿来变形为己有,辱没自己的大脑,他的画皆是经读书观世、心有所思的灵感一现,所谓意在笔先,先有精神意象,有情思所动处,自然就升华为想要表现的手法和内容。欣赏他的画,不得不同时欣赏他的款识,他的题记通常透着一股开门见山的冷峻。

  中国文人画传统,十分重视题跋和印文选用与画面结合,以此准确传达作者创作意象,这种独特的风格,有别于西方世界绘画理论。惠京鹏绘画中的题款内容应是他创作思想着力之处。多以行篆书写的题款,与画面相映成趣,尤其警示劝诫内容,最令人注目。面对官商勾结、乱政的当下社会,惠京鹏就像一个反腐倡廉的自觉战士,在绘画中,矛刺所向可谓尖锐有力!其中一画,题款“身贵不贪鱼,只恐刺上喉”,劝诫为官者以德为重,不要为利失;“清茶为尊,美酒不厚”,告诫众生莫贪杯滥色,消沉意志伤身,;“忠诚做小弟,公正当大哥”、及“鲜花向着好人开”,道出百姓对人民公仆恪守忠诚与实现公正社会的理想期待;他的“一碗水持公平鉴,三只眼是非观”,便是希望天下司法公正,为官者莫徇私舞弊像二郎神杨戬一样,用开启的天眼去辨明人是非;“无德失色,厚颜过庭”,画面是一枝被染墨的枯花败叶,花已色,却依然在当庭,不知羞耻,其笔触辛辣,耐人寻味;“闻香趋若鹜,无暇扬高头”,则见平日四平八稳、风度翩翩的一群鹅忙着争抢觅食,吃相难看,揭示了某些为了利益而于身份不顾的生活丑态;“遁虎相威声渐远,隐额首王字模糊”,是针砭当今“不作为”的布老虎、纸老虎、“周老虎现象,皆是对文化缺失、王者之风不再的遗憾。

  在惠京鹏的创作中,便是同样的题材,每一幅都在变化演义,他画的“今猫免腥”、“适逢戍子,猫不理政”,是对当今社会猫不捉老鼠的讽刺;其“红果子”系列皆是嘲讽在利益面前想得而得不到的躁动不安的众生相;他的“请勿噪蛋”则是对某些人取得一丁点成绩就大肆宣扬、竭尽炒作的社会乱象的抨击。他画仙鹤系列,有的作劈叉状,有的喙部发达,却腿细如丝,反映现时一些所谓的“专家”貌似能说会道,却骨力缺钙的一种精神状态,被斥之为“无立场”、“软骨症”。

 惠京鹏在文艺随笔中说,艺术家应保持野生状态。所谓野生,便是与天地合和共生,一切取之于自然放养强划鸿沟,金钱喂养的方法,如同去圈养的饲料鸡,只能培育缺乏免疫力的“病秧子”,无益于文化的健康发展。欣赏惠京鹏的绘画,选题不拘一格,大葱、小蒜、菜坛子皆可入画,他的“大葱弥贵,何必装蒜”,以几根葱、几头蒜为画面,充满了对时下虚伪风气的批判。“无伦下坛腌酸菜,有德开酉闻醪香”,则是更多对道德理想的褒捧。在他的创作中,还有大量反映环保题材,如“鱼游釜中”,表现在高速发展的迷幻中,人类在生态环境中所处的险恶;“竭泽能事,获鱼无相”,竭泽而渔的功利背后累累鱼骨横陈,便是人类破坏大自然要遭到报复的深深忧虑;“何处筑巢安劳燕,权将危楼做高林”以及“秩序”,是对人类社会的思考,充满哲学思辨。

 惠京鹏的绘画,诗、书、画、印合璧一体,显示绘画的全面修养及艺术才情,他的印章多为自制,篆刻刀法亦巧亦拙显功力百余方闲章倒也为画作提气点睛,亦然有趣,如“独上南墙乐陶陶”、“从厨做饭贤”、“官清毡冷”、“花开前庭,后台没戏”、“大神千刀剐”、“但话昔宿伤怀抱”、“二楼村憨汉”、“一春无事为花忙”、“余归何处”、“倌无品”等,无论篆刻形式及内容,皆充满智性,有文人墨客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潇然洒脱,令人品咂。

笔墨本无意,是人赋予它生命和意义。纵览惠氏全部作品,发现他对水墨的应用及感悟,对毛笔的把控能力,对线条的理解,对构图的巧布,对精神意义的植入,均有造诣,一切来的那样自然、轻松、率意,有意而为,无意天成,有些画作,已达到养眼的艺术水准,堪称精妙。

绘事者难能可贵的,就是用不同变幻的图像,诠释不停演进的生活意境与生命趣象。六十岁的惠京鹏,势必还要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因为他的思想依旧蓄满了各种思考与问究,大脑的图像库时时新着更为新颖的图式,这一切,等待他用抒情的笔触一一绘出。

读惠京鹏绘画,一个多才多艺的、放浪而多情的、充满个性而率真的、具有文化良知又颇具艺术家品格的绘事者形象,树立在观者面前,使我们记住了,西安城里有这样一位文人画家,其特立不凡、激浊扬清,追求高格的艺术精神,以及独特的绘画风格,成为绘画界一枝奇葩。

应一平读后感:

真情实感,平淡天然;巧文妙语,意聚形散。

文坛,鞭官宦;三读品咂,寓深境涵。

20130501

               



上一篇:如莲喜悦,瑞显芬芳 文/傅晓鸣下一篇:没有了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