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省内交流
书道孜孜行,一日尽风流 文/傅晓鸣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7-08 09:46:59 浏览:389【次】

前一晚,我与书法家陈兆朋电话相约,周日去他俯上,索取为我刊物题写的篆书“大道无痕”,以作版面装帧——近些年,他为别人题写频繁,不去紧催,焉得如愿。陈兆朋却说,书已墨成,明一早来,先请你晨练,一并索去。

晨练不是喝酒吃饭,还须请吗?我对健身一贯自觉,不请也会到的,倒是素日去户外抒展筋骨,相识者少,相熟者更少,与朋友一起晨练,还真有一番乐趣!

但他约我去的不是田径场,也不是健身房,更不是马路边的空闲地,却是一汪绿水汤汤的游泳池内。我说何以至此,大清早的热身子,浸入这冰凉之中,是为净洗心尘吗?他说,多年如此,业已成癖,遂成无为而为。你看我写给你的大道无痕,正如这水,公平、正义,无裂痕,无阻障,乃是无为大道。老子说,上善若水,水能利万物而不争,却始终以处下的态度,造就了公平,形成了一条上善大道。你见过海洋有裂痕吗?你见过河流突然终止不行吗?我连连摇头。他笑笑说,止是有过的,那是冰冻期,是南极北极,是江河在此处的一个停顿,只存其表面,内里却仍是涌动的。就像治理遇有苛政,民众却不畏苛而从苛,民心是光明的,如同潮水来临,总有推动的积极力量。说着,他扑通跳入水中,如一条沙鱼,悄然而去,水面只剩波漪涟涟。

我紧随其后,却想起老子的伟大,真有一双千古闪烁的慧眼,洞穿时世,看清了水的德性,在这见惯不惊的物质身上,发现永恒的哲理,教化人类。

水是无数个分子组成,正像人类无数颗心,在生命汇集的河流中,期望没有山岩礁石阻挡而川流不息,又期望大禹治水理出河道,使其有序流经,不致泛滥。民心之中有水性,乃是善良与真诚。水能载舟,又能覆舟,覆舟是风的作用,风是天的呼息与心情,有看不惯的力量,是水的娘舅,总有时节来维护匡正。

他游姿翩翩,像浪里白条,呈现着各种水姿。我突然想起,他是游泳健将啊!曾获得过政府机关四项全能游泳冠军,连教练也要敬畏三分的。我们在池中戏水,思想却跑出空间,漫无目标地出游。我看他丝毫不知疲倦,便问他,划水与书法有何借鉴?却正问到他的兴致处,他说,有六个字,协调、放松、自然。与书法同理,锻炼的是身体,修养的是大脑。你知道吗?我的书法悟道,大多是在游泳中感悟到的。人水合一时如同书法里的人笔合一,人在水中象鸟一样,能找到翱翔的感觉,很写意的。

他感慨道,游泳要有水感,就像书法要有悟性一样,万物同道,可以相互参悟,但两者的学习都要走正路,才能攀高走远。学游泳要正路,就像写书法要临帖一样,游泳先练腿,从基础练,我光在水中练基本动作就有一年呢。

他谈兴不减,却说,水的划动如笔的行走,快而费力不得道,慢又易落入沉浮状,任何事物都适宜沉稳。也有偶然风姿,如书法里的飞白,但意气飞扬却不能占主流,干湿浓淡、倚正错落要合法度,就像这池碧水,池子是一张宣纸,我们是在池中抒写线条呢。

旭日东升,初阳已爬上泳池窗格,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我因有事要告辞,他说他也要参加一个会展,我们就此别过,并约定隔天再去吃茶。

我是参加西安市书协举办的正书展,到达时人声已鼎沸,却见开幕式的背景墙上是陈兆朋书写的五个篆字:“西安正书展”,古质气韵,超逸脱俗,金石味浓,被放大作为主题。西安古城历史,举办如此正书大展,以大篆作题标,恰如其分,真有一派庄严与古穆。却不料在会场上又见到他的身影,使我吃惊。但却不以为惊,文化人整日交流、观展、笔会,散漫而集中,忽聚忽散,相离了又再相会,这家别了那家见,见怪不怪。我们就像戏台上的角儿,适才抱揖作别,在台上各转一个圈儿,回到台前,再见面算是重逢。见面了,却是他在主席台上,我在主席台下。 

待各方领导讲话毕,众人便蜂拥去看展览。作品列列无数,皆是篆隶楷正书,满目灵动、各有风姿。他神情飞扬,说篆书如同秦朝的瓦当,楷书如同汉朝的砖石,草书便是宫殿柱子上舞动的龙凤,皆有正气正风,是中华传统中最端庄最正统的文化。书法就是一种继承,是摹古,所谓创新是相对的,你不能将笔墨纸砚的本质改变去寻求其它替代品;你也不能脱离汉字去书写,书而无意。能将古人的东西全部继承下来,已是十分了不起的文化功德,在此基础上创造个性,是可视为创新的,但是正书有它的庄严与神圣,必须忠实继承,全盘继承,否则别无出路!

午饭是简餐,在一起吃罢,要分手了,他却说去他书屋喝茶罢,以书会友,才有兴致呢。

陈兆朋是书家,身份却是政府官员,他的入仕,没有经过官场潜规则的煎熬与磨励,以真才实学,在政府招贤的一场大考中,脱颖而出,获任市文联副主席职。他学哲学出身,早年毕业山东大学哲学系,思想充满思辨的细胞,以其哲学功力,遂爱好起书法,书法里又偏偏重视起篆书,真乃如鱼得水——篆书有哲学意象表达,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哲学思想,具有精神写意的魅力,他的所学所好,两厢里竟那样合拍又相得益彰。

中国是一个充满哲学思想的文化国度,从古文字的生成发展,衍生出高级意象的书法艺术,在文化的渊源上皆是一脉相承与贯通的。篆书吸纳天地之气,传递古老文化信息,有强烈的哲学意味,是中华人文精神在历史某一个阶段最完美的体现,

陈兆朋将书房收拾得展拓有序,毫无杂乱。我去过许多书画家书房,皆是满室铺陈,任意由之,如同艺术家的不修边幅,俱成另类风格。陈兆朋以哲学家思辨的条理与逻辑,将书房也治理的井井有条,连临完贴的手稿,亦叠置整齐成摞,一页页翻来与我看,解说他临习后的理解与感悟。 

他书写喜用超长毫,说字贵润,长锋藏墨多,书写时节奏与连惯性好。关于长锋驾驭,我与之不及,深知他的用笔功力。我曾在书院门老字号笔庄选笔,遇到这样的特型长锋羊毫,便拿来欣赏、试笔,店家说,你用得了吗?我反问,这样的长毫有人要?回答说,是有过几人的,但比起其它笔,鲜有问及。我便想陈兆朋一定是那几位中的一个。他使长锋,如古代将士舞长茅,挥洒自如,以一管柔毫,悬肘活腕,静气凝神,书写的大篆,笔墨润饱、苍茫遒劲,金石味、书卷气俱藏其中,古意幽幽已有自家面目。

我们遂进入交流状态,我先写了草书四尺条幅,是张继的《枫桥夜泊》,又写了破山明撰联“挐云自不容收放,喝月谁能使倒行。”书毕说起释家人、道家人,那些真正的高僧大德的修为与境界,皆是超然于世,独醒人间。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如今有几个能醒的,便是今天醒了,明天却又糊涂了;遇这一件事清醒着,经那一件事却犯糊涂。世间诱感多多,人生酒色财气的俗气,境界修为与世俗生活,真是一对难解的茅盾啊!

此时他提起长锋,饱蘸浓墨,写了“绝圣弃智,见素抱朴”四尺幅,又写了“慎能远祸,勤可济贫”。他的篆书总有一种灵气,现场气感强至扑面径来。他说,人生智慧里,小聪明是解不透大智慧的,素是境界,并不同俗;朴是气格,不类于贫。中国文人心理格局,高尚到人人皆可作圣贤。他说,儒释道能传播千年,是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书法虽小技,却能言大,是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精神的。

夜已渐临,书房光线暗转,都市里一定华灯初放了。却来几位朋友敲门,皆是书画道上名流之辈,寒暄过后,于是在书房里摆上茶具,尊夫人端上简餐,话题便落在守传统、接正气上,陈兆朋说,刘自椟先生是我的恩师,在世说过,临帖一要像,二要很像,三要非常像;要三分写,七分读。刘老的学书经验是全面继承然为大家的。如今我每临新帖,总以100遍为起点,学书要下功夫,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和劳动,百分之一是悟性,悟性是卤水点豆腐,一点就有味,但没有豆腐,只凭卤水,一事无成,这是哲学。

话题又落在养生保键,食品安全上,难免论及世道,说起人心,各有所见。陈兆朋说,书法家担起道义,书写正气,要为传统文化鸣锣鼓噪,不能成吃货,每天满脑肥肠,灵性何来,书家心中存灵土一方,守一份寂寞,守一份清贫,洒扫浇种,自有一份收获。这个社会,只要摒弃自私与浮躁,善帮人,助社会,做好事,自我价值自会提升,好运自会来的。

于是洗杯换盏,沏上新茶,因全部自驾车来的,倒减省了几瓶酒的破费,以茶代之,多一份养生保障。至晚,桌上肴核既尽,却也杯盘狼藉,便相相散去。

到家里,我洗漱入寝,却又接他一个电话,说日里闲谈,激发所思所想,睡不着时,又作书一联,用微信发给你看看。我打开一看,是一幅篆书长联:“水惟善下能成海,山不争高自极天”,看得出是用他那特有的长毫,驾驭着飞扬的思绪,挥洒充满激情,气韵贯通,可作为一幅精品呢。我顿时激灵,辗转反侧倒失睡意。夜已沉静,那边,或者他还在书写——唉!书家的恣意,使文化浸透心脾,翰墨有情有意到儒雅见性,于陈兆朋的内心世界里也多一片痴情痴意啊。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