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省内交流
寻经问道天地阔 文/傅晓鸣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07-22 10:25:44 浏览:295【次】

与古人对话,同大师交流,在追寻古代绘画艺术的路径上,不断接受往圣先贤文化的洗礼与熏陶,继而发散思维,写出皇皇大作,是应一平近10年来乐此不彼、专攻以往的学问成果。

在文化相隔数百年乃至数千年间,他就像一位能够穿越时空的文化使者,跨越往来于古今社会。面对一幅幅佳画,他朝夕揣摩、研读、鉴赏、品评,将经典画作所包含的大量信息用优美文字传递给我们,可谓殚思极虑。作为文化学者,他对古画研究之深、诠释之广、解惑之精,成果斐然,令人叹服。在几年前相继出版个人专著《冼尽铅华》《心灵对话----中国古代绘画精品探赜》之后,又一本个人论文集《美术学论文集》即将付梓出版,成为他十年来智力成果的再度展示,为其古画研究划上一个阶段性的句号。

在“穿越”已为热词的当下,应一平的往来时空,不属荒诞调侃的娱乐,而是采用心灵穿越之法,在古画的诠释中完成他的穿棱路径。他以诠释学的图像研究方式,通过一幅幅古画遗存,对作者与其所处的社会环境及政治、经济、文化、民情风貌、市井俚俗进行理性剖析和系统性研究,对画面所提供的信息进行全方位梳理与解读。

文明薪火是靠语言文字、图像、音乐作为传播途径而代代相传,形成人类文化延伸的脉络。图像存在于人类文明的各个时期,历史的厚度,便是图像与文字的厚度。图像所涵盖的范围之大、之广、之丰,不可忽视。早期发现的新疆“三山”岩画、贺兰山岩画,便是人类解读万年以前远古社会最直接而有效的信息。今日科学技术发展,成像技术突进,“读图”遂成为文化传播的时代主流,这使图像学从绘画的范畴跃出,走向更广阔的空间。

然而,研究传统古画,依然离不开以绘画为主题的图像解析,发现作品内涵外延的全方位信息,从而进行解读。而对研究者而言,研究古画离不开深厚的国学功底和对古文字娴熟的驾驭能力及相应的渊博学养,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直接影响着研究者的哲思深度与学理厚度。

应一平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乡贤义士,是传统文化传承的良心君子。他崇仰国学,恪守传统,沉迷经典,追随古贤,守护着传统文化的一方净土。自我学养与审美趣向,奠定了他进入传统文化奥堂、研究古画的基石,以及对古画进行“全息”探赜的能力。

崇古的意义,在于汲取民族智慧的正能量。民族文化是立国之本,悉心维护,乃国家兴旺复兴;冷落践踏,至邦国萧落沦陷。在当今社会,我们需要这种正能量,来补充民族的正气、正风、正音,使之世传不绝,犹如由源泉生发的涛涛江水,奔流不息,滋养万代。

应一平是古贤思想修养出的学者。在他的学术论著中,立论强、思辨明、立意深。深厚的文字功夫,将理论文章历来形成的刻板语言模式,变得优美而富有诗意。谈论美学,已然先有优美文字在先,朗朗清清、字字珠矶,属古代文人的一脉传承。这不仅是崇古精神,也是当今稀缺的为文精神,是传统文化正道上值得弘扬的人文正气!

古人身上的闪光智慧,乃是一泓活水,是取之不尽的思想源泉。人类的智慧,是代代相续的文明累积,如塔建之砖石,不是一代人所能备齐的材料。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个时代对文化的贡献,至多是一座宝塔上的几块砖石而已,那些自命不凡者、妄自尊大者,只能被历史轻轻抹去,不留任何痕迹。 

中国绘画是用笔墨构建的图像,传递着中国人意识形态里的精神世界,其工具独特,用料别致,思维方式更有许多精妙之处,这正是华夏民族文化“早熟”的特征之一。画内之情与画外之意,皆有民族文脉的精髓思想作支撑,体现在传统文化与哲学思想的多个层面。后人曾一时狂妄,对传统文化不屑,不仅要砸烂“孔家店”,还要破“四旧”,立“四新”。“四旧”既破,“四新”却不知所立。延至今日,精神缺失,茺芜杂陈,乱象丛生。

中国传统伦理,被“孝道”统领,成为中国的文化精粹。这里包含着对先人的尊崇、继承、守护与信仰,也包含着对拥有一切的感恩。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弘扬,也应尊崇文化孝道,对中华文化的“孝道”,就是对前人文化创建的尊重与崇仰。在此方面,应一平于同古代绘画大师用心交流与对话中,尤为感慨与受益。 

人的思维成果,表现在学术方面,是涓涓溪流渐渐汇聚,在学与问的过程中,不断发见、究问、疑惑、解折,从而洞见真谛、发现真理。人生一世,倘若选择了作学问,便是循入一道生命的苦旅。行走在学问道上的应一平,凝神敛气,用志不分,日思夜伏于孤灯寒窗前。漫漫十年间,他以超乎寻常的精力,对西安美术学院蒙尘已久的馆藏古画进行系统地整理、发掘与研究。先后为美院结集出版4本大型馆藏画册。在古画的挖掘中,全身心的执着投入而舍身忘命。 

谈到挖掘,无论是物质工程性挖掘、还是以大脑思维性的文化挖掘,总是要出些狠力气的。物质性挖掘,或可借助先进的机械来完成,而对历史文化的挖掘、对古典文化艺术的问究、对古代绘画作品的研读,却要拣尽寒枝,劳心耗气,是心智能量的重量级考量,是一道艰难攀越的心灵之路。

曾经拜读过应一平的一些文章,已如溪水中见到汩汩清泉,让人沁爽,待论文结集成册,却见风生水起,奔流已成湍急之势;亦似一支队伍拉起长阵,浩浩荡荡就要出征。我敬佩他多年来对古代美术理论的研究,孤军深入,不畏艰难,将学术纵深到中国美术图像学与诠释学视域之中,用全新的思维及哲学技术,进行学术上的自我发见与创新。他的论文集如同一项工程建造,他既是设计者,又是精工瓦匠,亲手打造他的学术春台,建成高格殿堂,融入到中华美学范畴的大风景中,使之风水向好。

著名作家陈忠实早年曾誓言,要写一部死后可当枕头的书,几年后,《白鹿塬》问世,成为新时期中国长篇小说的扛鼎之作。应一平的学术论文著作,洋洋洒洒近50万言,这在美术理论界,个人论文专集专达到如此厚度者,为之鲜矣,岂不亦可作为一方学术“枕头”?

弘美厚德,借古开今是西安美术学院校训。崇仰王阳明心学思想的应一平,在知行合一的践行中,已为古画研究开来新局面。论文集出版之际,我有幸先赌,拜读之余,由心为之赞赏,并热诚致贺。我相信,美誉之辞,不仅来自我,也会来自各方,因为他的学术成果,业已成木,赫然成林,生成茂密树冠,在中国当代图像审美留下一道风景。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