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作品
法门之光/朱文杰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6-11-25 10:02:22 浏览:387【次】

   

    

    始建1800多年前东汉末年的法门寺,是因供奉佛指舍利而建塔,因塔而建寺。这寺原名叫阿育王寺,这塔被称为“真身舍利塔”。

    隋文帝时改名为“成实道场”,唐高祖李渊武德七年(公元625年)敷建并改名为“法门寺”。随后,出生于离法门寺不远,陕西武功的唐太宗李世民,下令在此建一座四层木塔,定名为“护国真身宝塔”。因而也被誉为“关中塔庙始祖”,其实也应称“中国塔庙始祖”。

法门寺位于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是一座享誉古今的佛教千年古刹。到了宋代,徽宗皇帝以瘦金书题写的“皇帝佛国”悬于山门,总结了法门寺成为皇家寺院最为特殊的历史。

    这个皇家寺院主要就是礼佛拜佛,由唐而始,法门寺被确立为全国佛教各宗的 “总道场”, 走向它的全盛时期。

    法门寺是从唐太宗李世民建木塔后,才逐渐兴盛起来,李世民建的四级木塔到明朝时的公元1569年,才朽而崩毁。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笔者拜谒过一次法门寺,看到的就是一座明代残塔,从东北边坍塌了一豁子的半边子塔,虽然倾斜,却仍神奇地矗立着。回到西安我就写了一首《法门寺断想》的诗,其中第一节纪录了我,当时的真情实感:

    塌了一豁子的塔 / 残缺的梦怎么也续不上真身 / 慨叹声中 /抚摸那霜染的青砖 / 手在抖颤 / 法门衰落 / 法力何在?隐秘的 / 可是在塔之地宫的深邃里 / 我忽然觉得 / 佛光也有破压抑的窘迫

    法门寺佛塔地宫,是一个隐藏在佛塔下的千年地宫,也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发现的年代最久远、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佛塔地宫。

上世纪的19872月底重修那摇摇欲倾的半边塔时,法门寺地宫被发现,出土了2400多件大唐国宝重器,以及那枚传说甚久,一出世就震惊世界的佛祖真身指骨舍利。这一天神奇地适逢四月初八佛诞日,这一天似乎佛光普照,而佛光就发自于这座黑黝黝的,沉寂千年的陕西扶风的法门寺塔的地宫之中。

法门寺地宫从唐僖宗时封闭,1000多年不被发现堪称奇迹,因为史籍中记载着法门寺塔下有地宫,因为佛塔引人注目,加之塔底的地宫距地面仅仅只有几米,并不隐蔽。这可能人们把记载当作了传说,引人注目和距地面近,更是符合大隐隐于市的传统说法。明代唐木塔毁倒之时、抗日战争时的1939年维修时、和文化大革中的1966年红卫兵拆塔挖地宫时,这几次遇险,甚至是千钓一发。可都能得以幸免于难,不管是阴差阳错,还是佛门吉祥,冥冥之中,让你感觉似乎有一种无边的法力存在,真像是“八部天龙护大雄”呀!

在地宫分别发现了4枚佛指舍利,其中一枚是“灵骨”,即如来佛祖所留的佛指舍利,其余3枚为“影骨”。 4枚舍利在佛教徒心目中非一非异,同样神圣,正如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所赞颂的:“影骨非一亦非异,了如一月影三江。”珍贵无比的佛指舍利,佛教界至高无上的圣物,千呼万唤,终于在人们热切的泪光中显身。

我曾经写有《佛指舍利赞》一诗,纪录的正是我对佛指舍利的感受和理解:

金莲花捧出了佛指舍利如来佛祖,我迷惑的 / 终于以舍利的形状 / 存在于众人的泪光中 / 属于血肉之躯 / 那羊脂般纯净的指骨 / 好像还在捏算着世间风雨 / 好像还在菩提树下普度 / 苦难的众生 / 使人不由发出赞美一种无法言喻的赞美 / 三枚影指 / 为真之形 / 正支撑人世那千万个寺院禅房 /人和佛的桥 / 在理解之中建立 / 谁焚身以护地宫/涅槃于滚滚而来的旱天雷中 / 从此,法门寺为世界嘱目 / 我崇拜佛指 /那是人类之骨 

佛祖真身指骨舍利,在唐代就已成为君权的重要象征。唐皇室总共七次迎送佛骨,在迎送过程中皇帝供奉了不少奇珍异宝,“金银琉璃众宝器,精微工巧辉煌极。”而这些地宫珍宝也重见天日,随之出土,这是中国截至目前任何一次考古发现都无法比拟的,因为这是盛唐以来皇上供奉的国之重器呀。

这些宝物创造了多项中国之最、世界之最,例如:

13枚玳瑁开元通宝是世界上目前发现的最早的、绝无仅有的玳瑁币;

双轮十二环大锡杖,长1.96米,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年代最早、体型最大、等级最高、制作最精美的佛教法器。被称为“世界锡杖之王”, 12枚雕花的金环套在杖首两个金轮上,金环围绕着两重象征圣洁的莲花宝座,顶端是一颗象征智慧的宝珠。它已经成为法门寺博物馆的一件镇馆之宝。

14件宫廷秘色瓷,是世界上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并有碑文证实的秘色瓷器;现代人从来沒见过真实存在的皇帝享用过的秘色瓷,因为这秘色瓷烧制工艺早已失传。

盛装第四枚佛指舍利的八重宝函,是世界上发现的制作最精美、层数最多、等级最高的舍利宝函;安奉第三枚佛祖真身舍利的鎏金银宝函,上面錾刻金刚界四十五尊造像曼荼罗,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密宗曼荼罗坛场。

地宫还出土700多件丝织品,几乎囊括了唐代所有的丝绸品类和丝织工艺,堪称唐代丝绸的宝库,是唐代丝绸考古的空前大发现。另外,根据刻在石碑上的帐簿,《衣物帐》碑,丝织品中竟有女皇武则天的裙子 “武后绣裙”。真是神奇的不可思议,这条女皇的裙子,是否能为那块无字碑添上几个字呢?因为丝织品都粘在一起,大部分丝织品已经炭化和部分炭化,尚没法揭开看。但丝织品中5件蹙金绣竟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显微镜下人们发现,金绣的金线是用黄金拉的,平均只有01毫米,最细的地方仅仅006毫米,比头发丝还细,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超高的工艺水平,就是现代的高科技手段也很难达到。

还有整套宫廷茶具,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年代最早、等级最高、配套最完整的宫廷茶具;邮票上“鎏金银茶碾子”,就是那套宫廷茶具中的一种。全称为“鎏金鸿雁流云纹银茶碾子”。这件茶碾子由碾子和锅轴两部分组成,通高 71毫米,横长 274毫米,槽深 34毫米,辖板长 201毫米、宽 30毫米,重1168克,底外錾文“咸通十年文思院造银金花茶碾子一枚,共重廿九两,臣匠绍元审,作官臣李师存,判官高品吴弘,使臣能顺。”这段文字说明碾子是文思院专为皇帝打造用来碾茶的茶具之一。锅轴分别由执手和圆饼组成,纹饰鎏金,圆饼边薄带齿口,中厚带圆孔,套接一段执手,饼面刻“五哥”字样(五哥指唐僖宗),并带半圈錾文“锅柄重十三两十七字号”。这枚锅轴精致小巧、玲珑剔透,饼径 90毫米,轴长 220毫米,重 1235克,是典型的宫廷茶具用品。

而整套宫廷茶具有茶笼、茶碾、茶罗子、茶炉、茶匙、茶盆、茶碗、茶托、调料盛器等,包括了从茶叶的贮存、烘烤、碾磨、罗筛、烹煮到饮用等全部工艺流程和饮用过程所用器具。茶具可用于礼佛,这套茶具正是供奉佛寺之物,从地宫“宝物帐碑文”中可知是僖宗皇帝“新恩赐”的。因其为皇家所用之物,故而等级在当时应属最高之列。

“法门寺佛塔”成为人们认识法门寺的一个向导,一种媒介,一架虹桥,一张门票。诱惑着人们真正进入其中,方能真正感悟中国传统历史文化兼容並蓄,深邃丰厚,精神壮丽的独树一帜。

北京大学惟一的终身教授,不愿称国学大师、学界泰斗的一代大师季羡林在他的散文《法门寺》中的一段话,特别让我感动,就让这一段话作为本文结束语吧,借一下大师的光:

西安是一块宝地。在这里,中国古代文化仿佛阳光空气一般,弥漫城中。唐代著名诗人的那些名篇名句,很多都与西安有牵连。谁看到灞桥、渭水等等的名字不会立即想到杜甫、李商隐的名篇呢?这里到处是诗,美妙的诗;这里到处是梦,神奇的梦。这里是一个诗和梦的世界,如今又出现了如来真身舍利。它将给这个诗歌和梦的世界涂上一层神光,使它同西天净土、三千大千世界联系在一起。生为西安人,生为中国人,有福了。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梦游太白山 文/傅晓鸣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598625号 后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