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行走中原

新郑望京楼 夏商“双城记”

  □本报记者张冬云

  

  1965年春季的一个早晨,新郑新村镇孟家沟村民孟振声,喊着本家三兄弟,去填平村西头的水沟。四人在就近的土坡取土填沟。挖了近一天,孟振声一锹下去,挖出个小洞口,几个人精神一振:“洞里会不会有啥东西?”天色已晚,几人把洞口埋起,第二天一早又开挖,挖到中午时,“当啷”铁锹发出撞击金属之声,很快,有闪耀淡淡绿色的器物露出,同时露出的还有骨骸。

  孟家兄弟把挖出的部分器物上交新郑文化馆,四兄弟留下一些卖掉了。孟振声分得一件铜钺,幸运的是,这件铜钺被卖到了开封文物商店,几经辗转,现珍藏在河南省博物院。

  这件青铜钺,通长34厘米,刃宽39厘米,它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体量最大的商代青铜钺之一,至今保持着全国范围内出土的商代铜钺最宽的记录。著名考古学家邹衡评价“孟家沟出土大型铜钺,说明在夏商时代,该处应有较大贵族居住,证明是当时比较重要的邑聚”。

  这批器物尤其是青铜钺,引起了新郑文化馆重视,在器物出土处开始钻探。之后若干年,经多次规模不等的考古发掘后,新郑望京楼夏商遗址最终呈现在世人面前。

  望京楼夏商遗址位于新郑市北,孟家沟位于遗址东部,黄水河从遗址西侧流过在遗址西南角折向东,遗址东西长约1100米,南北长1520米,总面积约168万平方米,在遗址区发现了夏代城址和早商城址,夏代城址大,早商城址小,早商在夏代城池内新筑城墙、大型瓮城和沟壕。发掘遗迹包括两重城墙、两重护城河及城门、道路、大型夯土建筑基址、房基、墓葬等计200余处,出土有精美青铜器、玉器、原始瓷器等遗物。

  望京楼夏商遗址的发现,是中原地区继郑州商城、偃师二里头夏代城址、偃师商城和荥阳大师姑夏代城址之后,在夏商大型城址方面又一重大发现,对研究中原地区早期城市群发展演变和国家起源,意义重大。

  望京楼遗址作为夏代城址,它是二里头王朝的东方据点。作为商代城址,它是保护郑州商都的军事重镇。一座遗址,变幻着夏商王朝的盛衰兴亡。

  考古工作者与古遗址“一眼千年,相隔千年宛如初见”。考古工作者用手铲释读出的无字地书,把数千年前两个王朝的生活图景,展示在我们面前。

  

  夏代玉戈

  ◎雪后探城址

  2020年深冬,去新郑踏访望京楼遗址时,正值雪后初晴,寒风凛冽,田野上覆盖着片片积雪,乍看如浓霜,“这是今冬新郑下的第一场雪。”新郑文物局工会主席宋守杰说。

  先来到望京楼遗址西南角的望京楼夯土台,它长宽分别为60米、50米,高10米左右,从侧面能清晰看到一层层夯土痕迹。它在遗址区是制高点,遗址因它得名。它诞生于什么时期?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宋守杰说:“2010年,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进行考古发掘时,曾猜想它是否在夏商时期就已存在。因为夯土台基需要保护,发掘队只能通过钻探了解情况。钻探发现它早期夯土范围远远大过现今战国时期夯土范围,只能推测它在早期应是大型祭祀台或瞭望台。”

  除了望京楼夯土台,168万平方米的望京楼遗址保护区内,只有大田地、矮平房、多条道路,景观和周边乡村无二致。我闭上眼睛,努力想象着数千年前的城墙、瓮城、环壕、护城河,想象着那时的征战杀伐,那些惊心动魄的往事,仿佛就在身边上演。

  下了望京楼夯土台,沿田间小路向北走,这条小路地下就是望京楼商城西城墙遗存,沿小路向北走到西北城墙拐角处,再折向东来到东北城墙拐角处,因地面上有铁丝网,无法向南抵达城墙东南角。再驱车沿遗址中部郑新快速通道向南行,抵达商城城址东南角。望京楼商城遗址四个城角,都走到了。

  望京楼商城城址东城墙外侧,并行着南水北调干渠。古城址长满野草杂树,弥漫着荒莽气息。而南水北调干渠修砌整饬,水流清碧。一古老一现代,一沧桑一崭新。但在更长的时间维度里,南水北调干渠也会由崭新现代变得沧桑古老,很可能也会成为“国保”吧,像它身边的望京楼遗址一样。

  回到郑新快速通道上,车如流水,呼啸而过。这条通道曾两度改线,并因其改线,最终导致夏商双城的发现。

  

  商代铜钺

  ◎发现商城

  时间回到1965年,孟家兄弟发现宝贝后,新郑在出土器物处钻探。1973年,河南省博物院专家郝本性再次钻探,确认是“一处文化层叠压很厚的遗址”。

  1974年,孟家沟平整土地时,又发现了一批青铜器和玉器,有件铜援玉戈为和阗玉打造,工艺极精美。它和之前的那件大铜钺,再度印证此地绝非一般聚落遗址。2006年,望京楼遗址被公布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10年,郑州市修建郑新快速通道,最初设计路线要从望京楼遗址区通过。虽有文物部门已先勘探过,未有新发现,但基于对“省保”的保护,交通运输部门在文物部门要求下,还是将设计路线绕开遗址,向东挪了70米。

  调线后,时任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张松林心中仍然放不下,他说:“我想再去遛遛红薯(指在挖过的红薯地里捡漏)。”旋即,精兵强将开赴了现场。

  郑州市文研院对这个遗址寄予重望,是有道理的。它地处中原腹心,西有嵩山余脉具茨山,四周有溱水洧水支流,凭险易据,水源充足,土地肥沃。与《管子·乘马》中“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相符合。后来的郑、韩都建都于此,与此地优越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

  一星期后,张松林果然遛到“大红薯”:发现城了。11年前这跌宕起伏的一星期,当年参与考古发掘的吴倩回忆起来历历在目:“进入设在新线上的工地,仅仅三天,钻探队负责技术的马胜利拉上我和周明生,神秘地说,刚探出的土很特殊,不像普通遗迹。”

  吴倩将探出的土块拿在手里细看,黄色,质硬,含料礓和细小碳粒,不是生土,莫非是夯土?几个人反复看,确认就是夯土。

  中国古代未出现烧制砖瓦前,古建均用夯筑。当考古工作者见到夯土时,会马上意识到将要出现的不是墓葬,就是夯土建筑或夯土墙。

  随着钻探的深入,考古队员惊喜地发现,夯土层向西南、东北不断延伸,向北在靠近万邓公路的树林里向西拐弯,钻探长度已近百米。在夯土层东部还发现淤沙、淤泥。吴倩说:“我们断定,这就是城墙和护城河了,马上向院里汇报。”

  接下来一个月里,这处城址城圈基本确定,它埋藏于地表之下约一米处,城址较完整,城址平面近方形,南北长度约590米,东西长630米,城址面积约37万平方米,城墙保存完好处厚1.5米。四个城墙角夯土还奇迹般留存着,吴倩笑言:“或许它不甘心毫无痕迹地消失在历史长河里,拖着残缺的身躯一直等待被唤醒吧。”

  这处古城址的城墙,由主城墙、护城墩、护城坡构成。主城墙是用版筑法分段分层夯筑而成,护城墩在城墙两侧规律分布,长方形,长3米宽2米,间距约为17米。吴倩说:“护城墩具备现代‘墙筋’的作用,是其鼻祖。用来加固城墙。”最后在主城墙和护城墩的外围修筑梯形护城坡,作用是再度加固城墙。主城墙夯土层是用红褐色黏土夯筑而成,两侧护城坡,由黄色土和夹杂碎陶片料礓石的灰色土夯筑而成。

  “无论从城墙的建造方法,还是夯土包含物及直接的地层叠压关系,都有力佐证了此城墙属商代。”吴倩说。

  经密集钻探,考古队在这座城址中南部又发现夯土带,揭露出一座大型宫殿基址,它平面呈回字形结构,中间为开阔庭院,四周建房,北面为正殿,其余为南庑、西庑、东庑,吴倩说:“从遗留的排列整齐的柱基石洞,可以想见当年的气派。”

  

  商代原始瓷尊

  ◎发现夏城

  钻探商代城址时,发掘队员发现了一件怪事,在商代城址护城河外又发现一道城墙及城壕。与第一道城墙相同,它也是向南向北两个方向延伸,也同样在城墙东北角、东南角开始拐弯。难道是一座城址拥有双重城墙?

  进一步发掘中,最终确定了这道夯土城墙属于夏代。从现场来看,商代城址护城河直接挖破了夏代城墙。现已无法推断夏代城墙原有宽度。夏代城墙现存宽度为1米至3.5米不等,较之商代城墙,它的夯窝大而稀疏,夯土结构不甚紧密。

  距望京楼夯土台北约50米处,发掘队钻探到一处较大淤土坑,平面为椭圆形,坑壁和底部涂抹青膏泥,坑西端有向坑内引水的水沟。它是一座夏代蓄水池,经常从黄水河中引水供夏代居民使用。水坑内出土有汲水器陶器等物。

  在夏代城址道路上,还发现了双轮车车辙,再次证明了中国在夏代确有双轮车。

  新线上发现夏商两座城址后,时任郑州市文物局局长阎铁成惊喜之余,有了新困扰。有关部门在新线上已投入几百万元做基础,但新线上发现了夏商城墙,咋办?

  阎铁成说:“如此重大的考古发现,不能马虎,必须再调线。我把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请到现场,详细解读遗址价值。最终领导们达成共识,将郑新快速通道路线又调回原线路,调回后虽从遗址区穿过,但采取了将路面变窄等措施,尽最大可能降低了对遗址区干扰。而珍贵的夏商城墙遗迹也得到了保护。”

  调线的初衷是为保护遗址,美好的初衷导致了更美好的结果——幸运地发现了夏商城墙。有些考古发现存在偶然性,但此次考古发现,偶然之中有必然,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这个遗址的信心与坚持,最终促成了惊世大发现。

  

  商代城墙与东一城门复原

  ◎“双城”猜想

  2010年自秋至冬,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共揭露遗址面积3000余平方米,完成了望京楼遗址勘探发掘工作。

  商代城址东城墙偏南发现城门和道路,整座城门占地2000平方米,是目前我国发现早期城址中规模最大、形制最完备的城门。它包括两道城门、两道护城河、门前广场、岗哨室等。从城门结构看,堪称后期瓮城雏形,它将中国瓮城出现,前推到了商代前期。

  夏代城址位于商代城址外侧,城址平面亦为方形,其护城河紧贴城墙,宽约11米。它南北东三面有护城壕,西面很可能假黄水河为壕。河、沟壕组成封闭空间,形成一座防御色彩极浓厚的城址。

  商人占了夏人城址重新改造利用,最终商代城址是如何被毁的呢?

  吴倩说:“钻探及发掘结果表明,商代城址周边有一些宽20-30米、深3-4米的水沟,商代宫殿及城门,均被这些水沟冲毁。这座建造坚固的城,很可能建成不足百年,就被毁弃了。”

  事物有两面性,优缺点可能会互相转化,望京楼夏商城址三面环水,利于防御及城内居民生活用水。但如遇雨季,洪水泛滥,也会对城址有巨大破坏。吴倩因此称它为“淹没之城”。

  2011年1月5日,河南省文物局邀请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专家召开论证会,专家指出,望京楼夏代城址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仅次于夏代都城偃师二里头,初步推测它可能为夏之某一方国都邑;望京楼商代城址远大于建于同期的其他商代城址,彰显出高等级的聚落地位。夏代城址和商代城址位于同一地点,对于探讨夏商历史、夏代晚期文化与商代早期文化更替及中国早期城池建设等问题都具有重要意义,是极重要的考古新发现。这座城址的发现,再次证明中原地区是中国古代文明的源头和核心区域。

  2011年6月,它被评为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夏代为何建此城?商代又为何改造利用夏代城址?

  著名考古学家、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刘绪教授认为:“几乎在整个夏代,夏王朝外族威胁主要来自东方‘九夷’部族,新郑望京楼遗址位居夏王朝腹心之地(即偃师二里头)以东,属夏王朝东部重镇,建在郑州——新郑一线,防范东夷是主要目的。望京楼商城北距郑州商城25公里,郑州商城是成汤亳都,很明显,望京楼商城属亳都南郊卫星城。”

  从2010年到2021年,十一年过去了,阎铁成根据近年来的考古发现,他提出了一些新认知。

  郑州地区已发现七座夏代城址,发现八座商代城址,其中夏商都用的城址有望京楼、大师姑、西史村、东赵四座。这四座城池,自南向北排列,形成了夏代商代势力范围分割线。阎铁成说:“这四座城池,坐落在夏都二里头和商都郑州商城两大政治阵营中间位置,城址的盛衰变迁,展现了商汤革命取代夏朝的伟大进程。这四座城池,证实了文献记载的西夏东商政治大格局的历史存在,也令郑州商城为商代开国之都的结论更坚实。”

  本版图片由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制图王伟宾

  本文刊发于2021年1月29日雅博体育13版